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双花】Allegro -第七乐章-

【全职/双花】Allegro -目录-


第七乐章

孙哲平的师兄在距离他们大概500米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后退了一步,看了看周围,遗憾地发现周围只有电线杆子可以躲人。

于此同时,他也很明白自己别想躲在电线杆子后面。

这不叫躲人,这叫自欺欺人。电线杆子就那么点粗,又不是核电站的反应堆。

接着他发现另外一个人和孙哲平分开了,心里有点遗憾地走了过去。

“躲什么啊,师兄。”

孙哲平斜眼看着他的这位师兄。

“担心打扰你和美女说话啊。”

师兄从纸袋里拿出了一小盒蛋糕,交给了孙哲平。他一向称自己最重义气,表现就是如果买好吃的一定会给师弟孙哲平一份。

孙哲平觉得这只是单纯地要胖一起胖而已。

“那是男的。”

孙哲平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沉下声音说道。

“哦。”

师兄自然地点了点头。

“担心打扰你和美人说话。” 

孙哲平的白眼最终还是没忍住。

“之前怎么教你的,怎么能在师兄翻白眼之前先翻白眼!”

师兄义正言辞地训斥道。

 

“我其实知道那是男的。”

师兄摸出了叉子,开始吃好不容易买到的蛋糕。他们这一行,火眼金睛是必不可少的,绝不存在看错男女的可能性。

“那师兄你……”

“我诓你的啊。”

师兄毫无心理压力地说道。“远远看上去还挺文艺的样子,干啥的?”

“……就上次那个钱包被抢的,师兄你见过的。”

“哦……”

师兄想起了那事儿,挖了一口蛋糕。“怎么,要送你锦旗?”

孙哲平没再理睬自家师兄。这位的话不能接,越接他越起劲。

“你俩干啥呢?”

“卧槽要糟。”

背后的声音刚响起来,师兄就弹了起来。

孙哲平平静地看着自家师兄在电光火石之间,将一半蛋糕全部塞进了嘴里,几口吞了下去,胡乱抹了把嘴,敬礼。“队长!”

接着师兄就被一脚踹在了屁股上。

“吃吃吃,怎么没吃死你呢??”

队长气得浑身哆嗦。

——这样会不会导致晚下班?

孙哲平一边欣赏队长大战师兄,一边走着神。

 

有时候张佳乐觉得人生很艰难。

他本来只是想买一些秋季的衣服。

然后张佳乐买了一件秋季上衣,忽然又觉得没有合适的裤子,接着又去选了件长裤。

买完一身,思来想去,张佳乐又觉得自己的鞋不行,配不上这一身新衣服。

一套买完,张佳乐站在镜子前面,觉得自己像只公孔雀,洋洋自得地抖着尾巴上的羽毛。

他初中的校园里面还真有几只孔雀,早饭吃肉包子不说,还喜欢抢他的零食,还追着他咬过。

往事不堪回首。

人间不值得。

“先生,要给您包起来吗?”

“不了。”

张佳乐说道,理了一下领子。“我就穿这样出去。”

晚上还要和人吃饭呢,总得打扮得干净些。

——现在他觉得自己更像愚蠢的孔雀了。

时间正好,一身行头也换了。

电梯上行的灯亮起。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枚泡泡,在阳光下转换着色彩,随着空气逐渐上升。然后在某个难以预知的时刻,轻轻破裂,无法激起任何涟漪。

张佳乐堵住了耳朵。

让寂静代替一切,笼罩了自己。

 

17:35。

孙哲平冲出了警局。

果不其然,因为师兄被队长抓包,他和师兄一起写检讨,一晃眼已经17:35了。

他摸出手机,按了几下屏幕,发现一片漆黑。

孙哲平暗骂了一声,觉得先人诚不欺我,屋漏偏逢连夜雨。

虽然心里揣测也许张佳乐已经走了,但是孙哲平觉着还是要尽快赶到。

华灯初上,喧嚣渐起。

不过孙哲平什么都没去听。

他只是看着前方,竭力奔跑。


-TBC-


31 Jul 2018
 
评论(7)
 
热度(108)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