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双花】Allegro -第六乐章-

【全职/双花】Allegro -目录-


第六乐章

时间总是走得无声无息。

今年这天气略显反常。明明已经是秋天了,却宛若夏日,反过来热了好一阵;过了个把月,忽然又凉了下来,一夜之间吹起了刺骨的秋风。

被这折磨人的天气狠狠地嘲笑了一通之后,张佳乐艰难地打开了衣橱,开始寻找合适的衣服。

此时张佳乐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预备天冷的衣服。

他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是今年春天的事情。那时候的这座城市春暖花开,即便是早晚有些凉,撑一下也就过去了。张佳乐那偶尔糊里糊涂的脑袋里,浑然不记得秋天是要来的。

衣橱的底部放着张佳乐春天来到这里时携带的拉杆箱,不少衣服现在都还在行李箱内。

张佳乐忽然笑了——或者说,他的嘴角忽然弯起,露出一个并不含着笑意的笑容。

他可能从来没把这里当过家吧。

“好了,要买衣服。”

张佳乐跳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莫名狼狈的时间段过去之后,张佳乐的生活竟然又稳定了下来。

也许是那天被偷了钱包,还遇到了好心的警察叔叔,所以时来运转了?

张佳乐偶尔会这样胡思乱想一下,随后便把这些胡乱的想法像早饭的包子一样,撕撕碎,囫囵吞了下去。

即便留了手机号码,张佳乐却没联系过孙哲平。他们彼此都没有联系。并不是繁忙这种表面理由,只是觉得没找到联系的必要。

萍水相逢,又想强求些什么呢。

每天与那么多人擦肩而过,到最后还是互不相识,仅此而已。

张佳乐看着自己现存的这些衣服,再思考了一下现在的气温和银行卡里面的余额,觉得还是可以稍稍买几件衣服,把秋天撑过去的。

他认真考虑了半分钟,要不要把秋裤裹在脖子上当围巾用,接着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张佳乐觉得自己是个搞艺术的,不能这么不修边幅。

最后张佳乐穿了件红白格子衬衣,外头套一件薄风衣,缩着脖子冲进了秋风里头。

 

要想买衣服,张佳乐住处附近可没有合适的。

毕竟地域有些偏僻,还是要去稍稍靠近繁华一些的地方。

张佳乐所能到达的、最近的商圈,就是之前他被抢了钱包的地方。

自从被抢过一次钱包,张佳乐就学乖了。移动支付时代,他干脆不带钱包了。

从商场里面出来,张佳乐手里拿着装衣服的纸袋,算着自己还需要买些什么。

“不,年底不回家。”

“不是,只是工作忙而已。”

“我还在巡逻,就这样了。”

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张佳乐对声音相当敏感。一扭头,张佳乐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

“孙警官,好久不见。”

 

挂断了家里人的电话,孙哲平的心情相当不好。

原本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早知道就不接电话了。

明明——

“孙警官,好久不见。”

孙哲平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年轻人,稍稍有些长的头发被仔细扎在了脑后,眼眸清澈,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好像隐约还能看到小酒窝。

他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好久不见。”

孙哲平略微点头致意。“你在这里……”

“买衣服。”

张佳乐提起手里的购物袋,晃了晃。“倒是孙警官……”

师兄去买网红蛋糕了。

——这种话孙哲平说不出口。

他清了清嗓子。“在这里等人。”

“哦……”

张佳乐不知道怎么的,忽然有一种冲动。

“孙警官几点下班?我请你吃饭?”

孙哲平挑起眉。“有钱吃饭了?”

“还有钱请客了。”

张佳乐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所以,几点下班?”

孙哲平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自己的排班表。

“今天五点。”

现在是下午三点,还有两个小时。

张佳乐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张名片,是某家餐厅的名片。

“那就这家店,五点见。”

说完,张佳乐看到了向他们走过来的、孙哲平的师兄,于是向孙哲平挥了挥手,哼着小调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

孙哲平觉得自己好像微妙地输了。


-TBC-

29 Jul 2018
 
评论(11)
 
热度(159)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