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霸图】霸图经 -13-

【全职/霸图】霸图经 目录


第十三章

无论天气多热,阳光多晒,男性就只能穿着短袖和长裤,带着纯黑的墨镜走在太阳底下。

多晒啊,多热啊,对不对。

“打伞也就算了,还打碎花的。”

林敬言后退一步,看着张佳乐的遮阳伞喃喃自语。

只不过林敬言没好到哪里去,因为他怕自己被发现是非人类,把自己裹得和某摄魂怪一样。

“而且现在都是秋天了,你为什么还要打伞。”

“紫外线是7*24,不分季节的。”

张佳乐信誓旦旦地说道,还转着手上的碎花伞,“我打伞怎么了,我可是血族。”

林敬言记得,张佳乐虽然是血族,但是在阳光下站着也就会冒个烟,并不是在阳光下扭曲变形灰飞烟灭。

是什么让张佳乐忽然变成一个避阳光不及的血族呢。是因为现代阳光和古代阳光不同吗?

不是的。

是张佳乐上周看的小说书。

如果林敬言没记错,那本书名字叫《德拉库拉》。

另外林敬言还记得,张佳乐把他的笔记本电脑还回来的时候,有一条搜索记录是《惊情四百年》。

林敬言有点好奇对于张佳乐来说,这些文学创作算什么。

现代血族的行事准则?

中二法典?

“你倒是把血族表现个彻底啊,小说电视里面的血族不是都住在古堡里面,还整天穿着西装三件套吗?”

“老林啊。”

正宗的古代血族张佳乐叹了口气。

“穷是原罪。”

“你还有原罪呢。”

“有啊好多呢。”

“还有什么。”

“还有帅是原罪。”

林敬言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不应该问。

张佳乐透过伞面看了看外面的天空。

“热也是原罪。”

 

其实张佳乐打伞还真没有那么大的违和感。

他身形瘦长,体态匀称,略长的头发正好能在脑后扎上一个小辫子,说是女孩子也不是不可以。

好吧。

还是不可以的。

——总之,张佳乐打着碎花小伞的话,并不破坏他的个人气质。

到了寺庙,张佳乐看了看周围人,乖乖收起了伞,去门口排队买票。

“哇……和万神殿完全不同呢。”

张佳乐小声对林敬言说道,只是靠近林敬言的时候感觉有些异常的暖和。

他一扭头,发现林敬言比平时还亮了不少。

“……室内注意灯光亮度,交汇的时候不要开远光灯。”

“你还准备靠驾照?”

林敬言看向张佳乐的眼神堪称惊悚。

“我为啥不能考。”

“老年人考驾照要进行老年痴呆症测试,你做了吗。”

“我又不是老年人!”

 

林敬言作为一个开了光的鬼,在寺庙的时候是状态最佳的。

他在寺庙的时候,就和手机充上电一样,不需要再开省电模式了。

他手持檀香,恭恭敬敬地向佛殿行礼。

如若不是那一场意外,林敬言既无执念,也无法升天,最终只会变成毫无意识的凶灵,然后被某个路过的修行者打得魂飞魄散。

林敬言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对世间这一切都心怀感恩。

“林敬言,你还记得自己的过去吗?就很久很久之前的过去。”

“不记得了。”

林敬言将檀香置入鼎中,拍了拍身上的香灰,“但是不记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他回头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张佳乐。“为什么忽然这么问?”

“我总觉得啊。”

张佳乐歪着脑袋,看着金碧辉煌的佛殿。“我好像忘了些什么,是某些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钟声不止从何而起,在耳边循环往复。

“好像是某个人,好像和他说定了什么事情。”

林敬言一言不发,只做一个安静的聆听者。

“可能是我欠了某个人钱吧。”

张佳乐做出了结论。

 

岁月到底会不会留下所有的痕迹?

不会。岁月只会摧毁所有的记忆,所有的过往。

孙哲平站在圣天使堡外,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

——以前这里不是这样的。

以前?什么以前,多久以前,什么时候的以前?

他何时来过这里?屹立千年的建筑,为什么孙哲平能够断定这里“曾经不是这样的”?

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是和以前一样的风景,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人。

那个人,又是谁呢?


-TBC-


以前的故事还挺精彩的其实……

在霸图的故事里开开心心写双花,真刺激

24 Jul 2018
 
评论(9)
 
热度(268)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