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双花】Allegro -第二乐章-

【全职/双花】Allegro -目录-


钱包回到手里,张佳乐开心地就想走。

孙哲平拦下了他。

“跟我去警局做个笔录。”

“笔录?”

张佳乐奇怪地看着孙哲平。“为什么啊,小偷是我追到的啊。”

“……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孙哲平说道,觉得自己从来没碰到过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好吧。”

张佳乐点头,看了眼孙哲平。“不过啊,警察同志,你要不要先把衣服穿好?”

孙哲平低头。

发现自己的制服还是歪的,被张佳乐拽的。

他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他是光荣的人民警察,使命是为人民服务。

然后孙哲平整理好了制服。

给师兄打了个电话。

“小孙啊,我拿着俩奶茶在日头下我很……”

“师兄,抓了个小偷,看样子可能是惯犯。”

刚才还在嘟囔着“我很可怜啊”的师兄一下子精神了。

“不错!我这就来!”

师兄说着,就把电话挂了。

张佳乐靠在电瓶车上玩着手机,然后随口问道:“你师兄知道你在哪里吗。”

“……”

孙哲平一愣,抬起头看了看周围。

“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吗?”

他问张佳乐。

“我不知道,你得问这家伙。”

张佳乐扬了扬下巴,示意孙哲平去问蹲在地上的小偷。

小偷颤颤巍巍地报了这里的地址。

随后孙哲平的电话响了。

“小孙,我忽然想起来我没问你在哪儿。”

师兄尴尬地说道。

“是啊,我发现了。”

孙哲平叹了口气。

觉得自己也够命运多舛的。

“警察同志!我可以去买瓶水吗?”

张佳乐嚷嚷着说道,“追了这家伙一路,缺水了。”

孙哲平看了看张佳乐。

从他手里拿过了钱包,然后抽出了十块钱给他。

“哎?钱包给我啊。”

张佳乐一脸莫名其妙。

“这是物证。”

孙哲平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个塑料袋,把钱包放进了塑料袋。

张佳乐看了看塑料袋,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塑料袋。

“干什么。”

孙哲平不知怎么的有一丝警觉。

“警察叔叔,你不会把我也拿个塑料袋套起来吧?”

“你是物证吗?”

“我是人证。”

“我是人民警察,对于把一个大活人打包没有兴趣。”

“你喜欢包死人呗?!”

孙哲平深吸了一口气。

默默念了几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知怎么的忽然开始念国歌的歌词了。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就在孙哲平觉得自己不想做奴隶的那一刻,另一位警察同志骑着电瓶车来到了他们面前。

“我买杯奶茶也不容易啊我。”

师兄念叨着来到了孙哲平面前,“刚靠近摊头,就看到那老板拿起对讲机,喊了声‘城管来啦!’。我还啥都没说呢,就给我全跑了,一个没剩下。”

“你去正规店。”

“我刚在店面外头一站,人家就和我说昨天食药监的人刚来过,怎么又来了一次。”

师兄捏着自己的衣服,晃了晃。“我是民警!片警!人民群众的好伙伴!”

“那下次7号的王婶家里吵架,师兄你自己去。”

师兄陷入沉默,并递上了奶茶。

“你们这都管啊。”

张佳乐好奇地眨了眨眼睛,“事务繁忙啊。”

“所以请你配合工作,同志。”

“我叫张佳乐。”

“张佳乐同志。”

孙哲平始终不肯松口,“请你配合工作,跟我们去做一下笔录。”

“我要是不配合我早走了,在这里陪你晒太阳吗?陪你看日出和日落吗?”

孙哲平知道了。

自己就不该开口。

 

介于张佳乐是受害者,在安置了小偷之后,张佳乐被请到了办公室,手边还有一杯茶。

张佳乐看了看自己手里纸杯里头的分量充足的茶叶,再看了看孙哲平手边那一杯——茶叶梗都能数的清,看上去还泡了好几次,恐怕早就没什么味道了。

“基本信息填写一下。”

一张表格被放在张佳乐面前,都是些寻常内容,只是在职业这里,张佳乐卡壳了。

想了想,张佳乐还是小心翼翼地写下了两个字。

孙哲平扫了眼表格,看到了“待业”两个字。

长得干干净净,看上去也不笨,怎么就在待业呢。

孙哲平打开了笔记本,仔细询问了整个事件的前后经过。其实就是件寻常的案件,也没什么好多问的,顶多是孙哲平被莫名其妙卷了进去而已。

准备让张佳乐离开之前,孙哲平瞥了眼表格。

“你没填住址。”

“哦。”

张佳乐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我交不起房租啦,留现在的地址也没用。要不我写中心公园?”

孙哲平抽走了表格。


-TBC-


这本来应该是在今天中午十二点定时发布的!!

然后一直没发,我以为是老福特欺负人。

后来我看了看。

哦,是我设置成明天了………

24 Jul 2018
 
评论(12)
 
热度(185)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