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花间事24H/12H】花思

【一锅炖不下】总目录


  张佳乐问师父学过一个词。

  “失魂落魄”。

  以往他觉得这是个比喻,现在他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写实。不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

  好咯,这下可怎么办。

  张佳乐抬起头来看着天空。

  没钱,没地图,没方向。

  他怕是要成为第一个饿死的神仙。

  虽然不是现役的。

  等下。张佳乐想着。我为什么在这里?他明明记得刚才自己还和孙哲平在一起,还在闹脾气。

  他往四周看了看,发觉自己好像在一座城中,还是南方的城,青石板高高低低,还有着刻了不知道哪家姓氏的钱币形状下水口。

  张佳乐又往前走了几步。

  现在他都不记得刚才自己想着什么了,只看到这一片青砖,和头顶的一片天空。

  “啊,要下雨了。”

  他嘟囔了一句。

  话音刚落,果真下起了雨。

  ——还转了冰雹。

  “……孙哲平你跑哪里去了!!”

  张佳乐一边喊着一边往前跑。

  他就这点好,从来不记仇。

  

  在被冰雹砸得鼻青眼肿之前,张佳乐在道路的尽头找到了一处房屋。这房屋还有些特别,是个土地庙。

  破破烂烂的,却没漏雨。但是看外头下冰雹的劲头,估计今天晚上就得塌。

  “太好了。”

  张佳乐钻进了土地庙,“至少在塌之前,还能躲一会儿。”

  停下来之后,他才猛然意识到,明明外头又是大雨,又是冰雹的,自己身上却没沾上雨水。

  只有手中的一物,稳定地散发着温度。

  ——是一朵桃花,被包裹在琥珀当中,但是张佳乐却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做过这个,更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拿到了这个。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

  身后忽然响起了人的说话声,吓得张佳乐直接惊叫出声——“你谁啊!”

  “……”

  中年男子无奈地看着他。

  “坐吧。”他说,“站着做什么,当顶梁柱么?”男子指了指破漏的天花板,“到时候塌了,你替我顶着?”

  张佳乐立刻坐了下来。

  甚至还想躺下来。

  既然坐定,又无事可做,张佳乐就开始看着面前的人。

  最为普通的中年男子,稍稍有些发福,头顶心全都是白头发,一看就是个劳碌命。

  “大叔,你是谁呀?”

  张佳乐问道,只得来一个疲惫的眼刀。“我怎么就是大叔了?”中年男子停顿了一下,“你都不认得我了?”

  “不认得。”

  张佳乐直截了当摇头。

  “行吧。”中年男子叹了口气,“你就叫我老冯吧,你以前就喜欢这么喊我——虽说没听你喊过几次,我也不想听你喊。”

  “为什么啊?”

  “因为你喊我准没好事!我一听你喊我就胃疼!”

  以前显然是有一段血泪史了,只不过现在的张佳乐都有些记不真切。他还在琢磨自己怎么来这里的。

  “老冯,这里是哪儿啊。”

  总之先探听消息吧。

  “这里?”

  老冯抬起了眉毛,“这里是哪儿,说了你也不懂,要不是你魂魄散成这副样子,你还进不来。这里既不是现实,也不是幻想,就只是一个……”他寻找着形容词,“一个念想。”

  果然,越说越不懂。

  “你就当你在做梦就行了。”

  老冯也懒得解释,看到对方这张熟悉的脸庞,就已经开始觉得胃疼了。“魂魄四散,原本你是要就那么直接消失的——若是你真消失了,这世间便再无张佳乐了。不过叶修还是重情义,搭救了你一手。”

  “叶修?”

  “喏,你看你手里头的桃花。就是这引你进来的。”

  老冯看得分明,是叶修让身边那个女孩子偷偷给张佳乐手里头塞上的。他从张佳乐手里拿走了桃花,“这是我的东西,你拿着就自然会到我这里。”

  “那我要出去。”张佳乐眨了眨眼,“我要去找孙哲平。他看我不见了,指不定多着急。”

  “你不气他了?”

  “气啊。”张佳乐回答道。“他不把话说明白,我生气;可我不能和他一样,也话说不明白,光自己琢磨呀?”

  老冯笑了起来。

  “你本是个通透的人,只是遇到了孙哲平。早与你说过,这是个劫,你却不听。”

  “你和现在的我说再多,我也听不懂。”

  “你就当我是自言自语吧。”

  老冯指向了外头。“你如果想出去,就出去吧。只是没那么简单。从这里走出去,外头的世界便不是你的世界了。”

  “?你说啥。”

  “但是只要你找到那个世界中的自己,你便可以离开那里,然后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去找你的孙哲平了。”

  张佳乐看着老冯。

  “老冯,你是谁呀。”

  “我只是你一个老朋友。”老冯摆了摆手,“赶紧出去吧——外面不下雨了吧?”

  张佳乐仔细听了听。

  “嗯,不下雨了。”

  “那就出去吧,去吧去吧,早做完早收工。”

  

  张佳乐离开了土地庙。

  外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一片晴天了。

  老冯眯着眼,看着那个年轻人的背影。

  神仙本来都是随性所欲的性子,但越发自由的人,面对珍视的存在,便越发把自己约束得不自由,好似久旱逢甘霖,恨不得将水珠子捧在手里,一点都不敢洒。

  “好咯。”

  他自言自语着,“我的戏份结束咯……也不知道叶秋……叶修那家伙想做什么。”

  

  张佳乐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如果这地方是真实的话,一定是地狱吧。

  高耸入云的建筑,人把自己关在各种金属里头,一眨眼便消失不见。

  这叫什么?他想着。画地为牢?

  “在这里发什么呆。”

  忽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把我们第一笔奖金丢了?”

  “怎么可能,孙哲平你不要瞎说八道。”

  他的身体自己动了起来,完全不受他控制。“看好,八百块!够咱们吃好几个月了!”

  “撑死也就一个月,我看你好几次看到零食都挪不动窝了。”

  “所以?”

  “去吃顿好的,然后买点零食。留下一半当伙食费吧。”

  身边的人说道,“想吃什么?”

  “汽锅鸡!!”

  我明明是来找自己的。

  张佳乐想着。

  但我要先吃个汽锅鸡。

  他继续想着。

  他觉得这是一场梦,一场异梦,梦里是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孙哲平。

  那么另一个张佳乐在哪里?

  ——汽锅鸡真好吃。

  

  在这个世界里,他们好像在打什么竞赛。

  张佳乐有些不能理解,因为他的记忆经常会断档。有时候一眨眼,他们就在不同的地方了。

  这肯定是一场梦吧。

  梦里他和孙哲平一起,可厉害了。其他人喊他们双花,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很厉害——差点就拿了头奖。

  但最后他们还是没拿到。

  然后,孙哲平不见了。

  张佳乐坐在空旷的房间里,盯着放在桌上的两个茶杯。

  一个是他的,一个是孙哲平的。孙哲平的那一个仔仔细细洗了干净,口朝下放在桌上。

  再也不会有人拿起这个杯子了。

  然后张佳乐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几次就那么抛下孙哲平走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自己是不是太任性了,虽然自己从来没有自觉。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最初的时候,后来的时候,以及诛仙台的时候。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他埋冤孙哲平事情都一个人担着,不与他说,但是他又何曾没有伤过孙哲平的心?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我是谁?

  ——你是谁?

  然后张佳乐想起来了。

  他是来找自己的。

  也就是自己。

  

  空旷的房间瞬间消失,周围一片黑暗。

  张佳乐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呆了多久。

  他一直等着,一直到周围逐渐亮起。

  “哦,你醒了。”

  一个人对他说道。

  “这里是微草,天下灵脉集结之地。我是王杰希。你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嗯。”

  张佳乐揉了揉眼睛。

  “我叫……张佳乐。”

  

  仙人一梦,便是千年。


【END】

17 Aug 2019
 
评论(6)
 
热度(70)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