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花间事24H/1H】花音

【一锅炖不下】总目录


  【1】

  百花谷内,铃声幽幽。

  年轻人蹦蹦跳跳地攀上了矮丘,仰头看着矮丘上的桃花树,便伸手想要摘下一朵。只是这桃花初绽,开了花的枝桠有些高,叫他有些够不着。

  他原地跳了一会儿,因为怎么都够不着有些急躁。

  忽然之间,他被一人抱起、举过肩,瞬间便到达了触手可及桃花的高度。

  “摘吧。”

  那人说道。

  年轻人扭头看了一眼对方,笑得越发开心。

  “过会儿师叔如果训我,你可要替我顶着。”

  “好。”

  对方淡然地回答道,护着年轻人摘下了桃花枝。

  铃声不断,将周围的瘴气全都驱散开来。

  

  【2】

  完成了破坏植被的日常行为,年轻人顺手就将桃花枝插在了身边人的发间。毫无修饰的桃花枝,插在头发上,看上去不伦不类。

  “不好看。”

  年轻人不满意地说道。

  自然是不好看的,不如说是不可能好看的。年轻人只是仗着对方的纵容,在肆意胡闹而已。

  尽管被说不好看,对方也没有动手将桃花枝拿下来,那奇怪的模样引得年轻人一阵前仰后合。“好了好了,看着和伙夫似的……太不适合你了。”

  “什么适合我?”

  对方问道。

  “嗯……大概是我吧。”

  年轻人得意洋洋地说道。

  对方没有反驳。

  

  【3】

  百花谷中其实并没有什么人。

  年轻人,与年轻人同伴的人,以及年轻人口中的“师叔”。

  既然有师叔,自然是有师父的。但是年轻人的师父远游已久,行踪不明。

  “什么远游,就是懒得在双花谷呆着,跑出去玩乐而已。”

  师叔翻了个白眼,“你可别以为他是多好的人。尽管是他把你捡回来的。”

  “哦。”

  这段话,年轻人已经听了太多遍了。他打了个哈欠,想要摘下手腕上的铃铛。

  “别摘。”

  师叔瞅了一眼年轻人,“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啊,张佳乐。”

  “可是叮叮当当挺吵的。”

  年轻人抬起手,看着手腕上的古银铃铛。“翻个身都能被自己吵醒。”

  “那你就把手绑床上。”

  师叔随手打了一拳年轻人的脑壳。“你要是敢摘,我就把你打遍咯。”

  “很痛啊喂!”

  张佳乐抱着脑袋,嗷嗷叫着。

  

  【4】

  走出师叔的房间,张佳乐便看到了在门口等着的那个人。

  他露出了满分的笑容。

  “孙哲平,外头冷么?”

  “现在是春天。”

  对方平静地回答道。

  委婉地表达了对其发言的不解。

  “春寒料峭,你不懂么?”

  张佳乐哪里会讲道理。

  张佳乐从来不讲道理。

  “对啦!师叔叫我去后山看看瘴气,说是瘴气有些严重,叫我去驱散一下。你和我一起去吗?”

  “自然。”

  孙哲平迅速回答道。

  

  【5】

  百花谷,如若不算外围,是个宁静详实的地方。

  有花有草,但却没有小动物。

  除了人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生灵。

  ——任何外头的生灵,都突不破百花谷的瘴气进来。

  ——任何里头的生灵,都冲不破百花谷的瘴气出去。

  这么多年以来,只有一个孙哲平。

  只有这么一个孙哲平,从百花谷的外头,进到了里头。

  

  【6】

  其实孙哲平来的时候也没多久。

  也就约莫两年之前吧,张佳乐记得,是个不那么明媚的落日时分——百花谷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清楚地看到天空,但是百花谷当中的、那长了桃花树的小山丘上,还是看得到澄澈的天空的。

  那一天天气不太好,张佳乐只在桃花树下站了一会儿,便准备回去了。

  他就喜欢每日来看日出,再看日落。

  “张佳乐,百花谷东边好像来了人,你去看看。”

  耳边忽然传来师叔的声音。张佳乐爽朗地应了一声,便往东边走去。

  其实,百花谷也没什么可东南西北的,能出入的口子也就只有东边一处。

  而不论东南西北,全都被瘴气包围了。

  还能来人?来得怕都不是活人了吧。

  张佳乐想着,往师叔说的方向走去。

  

  【7】

  往出入口走去,空气便逐渐浑浊了起来。

  张佳乐见周围已经逐渐看不清楚了,卷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系在手腕上的古银铃。

  铃舌敲击铃壁,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瘴气似是恐惧着这铃音,竟是向后退缩了一些。

  只是这些距离,还不够一个人安全地进入。

  所以张佳乐开始摇铃铛。

  特别拼命。

  非常拼命。

  还很吵。

  

  【8】

  约莫过了半刻,张佳乐踏入了瘴气。

  铃音随着手臂的摇动,颇有节奏地响起,次次都能将周围的瘴气稍稍逼退一些。

  张佳乐眯起了眼。

  他隐约透过还不算太浓厚的瘴气,看到了一个摇摇晃晃的人影,似乎比自己稍高一些,每一步都好像马上便要倒下一般。

  张佳乐想了想,快走了几步,也没管对方是活是死,反正就是拽住了对方的手臂,往百花谷里头拉。

  ——他哪里来的勇气呢?张佳乐不知道,想来想去,大概是看到对方的第一眼,便觉得不能舍弃那人吧。

  虽然张佳乐那时候连脸都没看到。

  他觉得这是预感,虽然只看到的人影子,但是有句话咋说来着?

  有缘千里来相会!

  

  【9】

  扯远了。

  可算是回到了百花谷里头,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

  他只觉得这瘴气快把他呛死了。

  “你……”

  张佳乐松开了对方的手臂,刚一扭过头,喉口只觉得一凉,随后便是窒息的疼痛。

  刚被他救回来的人双手掐着张佳乐的喉咙,轻而易举把他整个人给提了起来。

  “松……”

  张佳乐努力掰着对方的手,只觉得这力气大得不像凡人。

  ——又或者是他太弱了。

  张佳乐勉强低头,只看到了一双猩红充血的眼眸。

  他想起来了,师叔的书上有写过,这是瘴气入体,精神失常的表现。

  张佳乐只能埋怨自己平时发呆的时间多过好好努力的时间了。

  以及思考师叔什么时候想起来救他。

  

  【10】

  挣扎带起的铃音连绵不断地钻入对方的耳中。

  渐渐地,那人松开了手。

  “呼——我的天。”

  张佳乐今天第二次大喘气。

  这一次他没忘记自己该干啥了。

  愣着干啥,摇铃铛啊!

  也不知道是瘴气在抵抗,还是对方觉得实在是太吵了。对方抬起了手,想要捂住耳朵。

  “别捂住耳朵。”

  张佳乐拉住对方的手。“好好听……好好听!”

  古银铃的表面并不光亮,带着一丝历史的陈旧。

  但是每一次响起的时候,好似有暗纹激过银铃的表面。如果仔细看这些暗纹,会发现这是某种不为人知的阵法。

  ——都说了不为人知了,自然是不知道效果到底是什么。

  但是张佳乐可以确定,这铃音能够压制瘴气。

  

  也只是压制而已。

  

  【11】

  最初的铃音,很吵。

  其实并不是真的吵,而是某种他无法压抑的情绪令他感到无比暴躁。

  “好好听!”

  明朗的声音与银铃声一同破入的他脑际。

  他整个人一怔。

  有人在说话?

  他有多久没有听到人说话了?

  ——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知道?

  ——不知道。

  这就是遗忘的特权。

  微暖的手指贴在他的耳边。

  “听到了吗?醒醒。”

  

  铃音幽幽。

  

  我心悠悠。

  

  【12】

  “瘴气越来越严重了。”

  完成了日常驱散任务的张佳乐微微皱着眉,瞅着前方的那一片灰色。

  ——好想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地方啊。是不是也是和百花谷一样,只有那么一片净土,其他地方都被瘴气包围了?

  也许那里也有和自己这银铃相类似的道具,可以压制、驱散瘴气吧。

  张佳乐杵在那儿苦思冥想。

  忽然,孙哲平抬起手,按住了他的眉心。

  “嗯?”

  张佳乐的思绪被打断,察觉到孙哲平按着自己的眉心,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啦,我不皱眉了。”

  他重新笑了起来。“只是看着瘴气越发严重,也不知道以后怎样。”

  会不会连他那最后的那片晴空都没有了呀。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想。”

  孙哲平看了眼天色,拉住了张佳乐的手。

  “到时间了,去看日落。”

  “好!”

  

  百花谷内,铃声幽幽。

  

  【END】


-这是一片联文!

-后面怎么样本锅概不负责!

-这个设定很大,看我有没有兴趣写hhhhhhh

-谢谢各位小天使看到这里~


17 Aug 2019
 
评论(19)
 
热度(96)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