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2019张佳乐生贺22H/24H】晴天

【一锅炖不下】总目录


  要说的话,这其实是孽缘吧。


  张佳乐打着哈欠,打开了自己的房门。


  “值班回来的动静小点!”


  “是你耳朵太好了。”


  孙哲平脱下了外套。


  


  张佳乐为什么会和孙哲平这个家伙合租同一套房子?


  “完全是欺诈。”


  张佳乐忿忿不平地说道。“我没钱租足够我放下钢琴的房子,这家伙就忽悠我,说两间卧室的房间,他一个人住,而且书房有足够的地方放下我的钢琴。”


  “事情不能这么说。”


  孙哲平对此表示不赞同。“应该说是我为人民服务,收留了孤苦无依的你。是吧,‘人民?’”


  张佳乐,一位目前挺落魄的钢琴家。


  孙哲平,一位光荣的人民警察。


  目前合租中。


  


  孙哲平和张佳乐最主要的不同,自然是在于生物钟。


  自由职业者的张佳乐,从没有准时起床和准点睡觉的习惯。除非今天有课,或者有工作。


  人民警察的孙哲平倒是有严格的时间表,只是经常需要值班。


  于是,深夜零点以后,经常出现张佳乐刚睡得迷迷糊糊,孙哲平就开门回来的声音。


  老式小区,门也是老式的铁门,就算再怎么小心,也会发出嘎吱声。这房子还不是孙哲平的,他也不能自费换门。


  “不是给你买了耳塞吗。”


  “掉了,翻个身就不知道去哪个时空的爪哇国了。”


  张佳乐靠在房门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看着孙哲平打开冰箱,找吃的。“冰箱里没剩菜了,你随便自己做点吧,菜我今天买过了。”我去睡了。他嘟囔着,关上了房门。


  孙哲平扭头看了会儿张佳乐的房门,随后也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算了,做菜还要弄出响动来,也许又要把张佳乐吵醒了。


  分析了一下自己还可以忍受这个程度的饥饿,孙哲平直接去睡觉了。


  明天是久违的休息日,孙哲平决定睡到自然醒。


  


  ——然后孙哲平早上七点醒了。


  万恶的生物钟。


  不用说,张佳乐肯定是还没醒。不到九点那家伙是不会醒的。


  孙哲平躺在床上,拿着手机想着自己要不要打一局什么游戏。


  在决定打什么游戏之前,孙哲平更加明确地感受到自己饿了。


  饿了,要么做菜,要么出门买,两个都说不准会吵醒张佳乐。


  孙哲平陷入了纠结。


  “孙哲平!起来吃煎饼!”


  外面传来了张佳乐的声音。


  孙哲平一愣,迅速爬起来打开了门。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料到你这位大爷昨天晚上没力气做饭,早上我可是专门爬起来买的早饭。”


  张佳乐手里拿着另一份煎饼,同时自己还在啃着一份。


  孙哲平接过煎饼,扫了一眼。


  “没多加个蛋?”


  “就你事儿多!”


  孙哲平笑了起来。


  “哦对了,我新买的浴帘到了,你没事过会儿挂一下。”


  “好。”


  在这座一个人的城市,在这并不宽阔的房间。


  孙哲平忽然感受到,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家”。


  


  2月最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张佳乐的生日。


  这位二十多岁的大龄儿童不但早就眼神示意孙哲平做好准备,还给自己写了首短短的生日贺曲。


  没几行,不会钢琴的孙哲平都学会了,右手。


  既然张佳乐这么期待,孙哲平自然是也不能太置身事外。


  “孙哲平,蛋糕我收到了!我放冰箱了!你赶紧回来!”


  午休时间,孙哲平打开手机,看到了张佳乐发来的微信,以及张佳乐和冰箱的合照。


  ……为什么要拍冰箱。


  心里吐槽了一句之后,孙哲平短暂的午休时间就结束了。


  师兄喊他,例行溜达。


  学名巡逻。


  


  等孙哲平再一次打开手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原本例行溜达应该在五点半结束。


  但是在五点半的时候,师兄经过精确的计算,准时来到了一家网红蛋卷店门口,准备买四袋蛋卷。


  接过附近摆摊的小贩,看到制服转身就跑。


  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一位女子的拎包被歹徒抢劫。


  接着并没有买到蛋卷的两位警察同志立刻去抓歹徒。


  缉拿归案之后请受害人到局里做笔录。


  八点半,师兄冲出去,觉得也许还有最后一波蛋卷可以买到。


  八点半,孙哲平看着被张佳乐刷屏的微信,有种自己已经凉透了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自己凉,还是冰箱里面的蛋糕凉。


  


  张佳乐今天本来是有事儿的。


  但是他还是拒绝了所有的预定,四点半在家里,坐在沙发上,认真地点了一桌荤素搭配非常健康的外卖。


  为了看上去正式一点,还摆了个盘。


  摆盘=洗碗,张佳乐觉得自己这是巨大牺牲。


  结果过了原定的吃饭时间,孙哲平都还没回来。


  啊,又加班了。


  张佳乐拿着手机躺在了沙发上。


  在手机砸脸之前,张佳乐睡着了。


  沙发最近刚改造过,又软又宽敞,极其适合睡觉。


  


  孙哲平推开房门的时候,是9点。


  客厅里亮着一盏灯,虽然不是太亮,但是足够孙哲平看清楚房间里面了。


  足够他看到张佳乐躺在沙发上。


  然后一个翻身,滚到了地上。


  孙哲平忍不住想鼓掌。


  “欢迎回家。”


  张佳乐躺在地上,像只被翻过来的乌龟。


  


  两人一起热了一桌的菜,再把蛋糕拿了出来。


  “买这么多菜,我们就两个人,谁吃?”


  “装饭盒明天继续咯。”


  张佳乐一边小心翼翼地插蜡烛,一边说道。


  蜡烛就位,蛋糕就位。


  “孙哲平,去弹我写的曲子!”


  “好。”


  孙哲平坐在了钢琴前面,带着些笨拙地单手弹着张佳乐给自己写的生日曲。


  很短。


  孙哲平弹得很糟糕。


  但是张佳乐很高兴。


  “今年的愿望是有钱!”


  张佳乐喊完,吹灭了蜡烛。


  “愿望说出来让别人听到,就不灵了。”


  “没事,孙哲平你不是别人。”


  张佳乐心满意足地开始切蛋糕。


  “哦,蛋糕也吃不到,明天你也带点去吧。”


  “……”


  “对了,孙哲平。”


  张佳乐抬起头,看着坐在钢琴前的孙哲平。


  “我给自己写的曲子叫晴天,你可要记住了。”


  


  自与你相遇。


  每一天都是最美好的晴天。


【END】

我跟你们说,中国式家长真的好玩。

玩的我差点没赶上。


本文和双花-Allegro相互动,欢迎点击【全职/双花】Allegro -目录-查看本篇~


24 Feb 2019
 
评论(4)
 
热度(165)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