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霸图】霸图缭乱·锦 【1-10】

【全职/霸图】霸图缭乱·锦 -目录-


【1】

秋天的感觉总是很暧昧。

有时冷,有时热,有时时冷时热。

张佳乐站在霸图俱乐部的某一面栅栏后面,仰头看着阴沉的天气。

昨天还是20度的天气。

今天忽然就10度以下了。

这日子没法过了。


【2】

这些天,训练室就要不要开空调开始了争论。

虽说再过一阵就能开暖气了,但是现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间段,空调的存在就显得至关重要了起来。

明明以往只需要在夏天开冷风的。

让它开暖风是不是太压榨剩余价值了?


【3】

先不论空调是否被过度压榨。

单纯从节能角度,张新杰拒绝了开空调的提议。

“与其开暖气,还不如开空调。”

躲在角落里开茶话会的是张佳乐和林敬言。

“暖气实在是太热了,还干。”

林敬言显得被暖气摧残得不轻。

张佳乐深有同感。


【4】

其实林敬言不是很想和张佳乐有同感。

冬天的时候,各个人的屋里都有单独的暖气,可以打开或者关上——即便关上也很热。

而且那暖气仿佛只有关和开两个状态。

林敬言会稍稍打开一些窗,给自己喘口气的机会。


张佳乐会选择穿得仿佛站在夏天的青岛海边。


【5】

当时林敬言敲了敲张佳乐的门,就听到里面一阵骚乱。

“等下!我穿衣服!”

张佳乐喊着、穿着衣服,与此同时还不忘打开门。

然后林敬言就看到张佳乐穿着大裤衩,白色短袖套在脖子上,完全没穿好。

仿佛新型的围脖。

非常创新。


【6】

“不能怪我吧?实在是太热了。”

张佳乐穿着大概是洗旧了学生校服,背后的学校名字都看不清了。

林敬言不想点头。

“咋了?我打游戏呢。”

张佳乐回到了桌前面,拿起了放在一旁的整版巧克力。

……化了。

“奶昔吃不吃?巧克力味的。”

张佳乐问道。


【7】

林敬言拒绝了巧克力奶昔这个选项。

又不是小时候的绿豆棒冰,融化了当绿豆汤喝。

他其实是找张佳乐讨论严肃的事情,主要是比赛当中的配合。

但是在说正事之前,林敬言觉得自己还是得另外问一个问题。

“你这衣服,不是你自己的吧。”


【8】

张佳乐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这件白色短袖。

大概了思考了15秒。

“哦!这是孙哲平的。”

他一敲桌,“他借我的,你不说我都忘了。”

你到底是怎么忘的。

领口的吊牌上还写着孙哲平的名字呢。


【9】

“好像是晾在外面的衣服被偷了,我俩的一起都被偷了。”

张佳乐盘腿坐在了电脑椅上,开始怀念过去。

“孙哲平的衣服洗得比我勤快,所以晾在外面的每一批次也少。他没被偷走几件,我几乎全被偷光了。”

“你多久洗一次衣服?”

“没洗衣机的时候,半星期到一星期。现在有洗衣机了,每天。”


【10】

因为衣服几乎全被偷光了,张佳乐觉得裸奔并不是个好选项。

于是孙哲平为了和平与未来,把自己的学生运动服借给了张佳乐。

“这家伙的校服质量超级好。”

张佳乐感叹着,搓了搓衣袖。“和我的制服完全不一样。我的制服越洗越长,根本不敢洗。”他比划了一下。“基本几年之后,男生的上衣全部及膝,还特别薄,根本不想单独穿着出门。”

“这都多少年前了?十几年了吧?孙哲平借我这衣服,也是快十年前了吧?”


回想的时候,才会发现时间过得那么快。


-TBC-


突然出现!突然挖坑!

——不,其他的完全没有弃。我是绝对不会坑的。

实在是最近太太太忙了,工作。

所以想了想,想选择轻松的内容,每天跑跑火车。

于是我又出现啦!霸图缭乱!

这次的锦,是花繁似锦的锦。

一如既往,还是张佳乐的霸图人生。


感谢各位和我走到这里的小天使。

我爱你们!


如果喜欢,请评论!推荐!点赞!

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Put your hands up!


为了能更好的写霸图,今年有青岛副本计划。

目前集结了好几个小(tai)伙(tai)伴去刷青岛当(tai)地(tai)人副本,正在努力排期,

05 Dec 2018
 
评论(51)
 
热度(409)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