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霸图】霸图经 -9-

【全职/霸图】霸图经 目录


第九章


林敬言仔细思考着变暗和隐身的区别。

整个鬼都跟随着呼吸的节奏一亮一暗。

就和待机呼吸灯一样。

“不行。”

他干脆地摇头。

“除了不穿衣服,我没有办法把衣服隐身。”

“我不说了。”

张佳乐微笑。“老林,你懂的。”

不,我不懂,我一点都不想懂。

张佳乐。

你晚上给我等着。

 

张佳乐一边走一边笑得浑身打颤。

他手里抱着一叠衣服,是林敬言的衣服。

——其实,如果林敬言不会发光,他就那样正常出门,也是没什么的。

可是,林敬言会发光啊。

他是。

开过光的鬼啊!!

张新杰拿着矿泉水瓶,旋开,将里面的水倒在了韩文清的手上。

天气有点热,韩文清的皮肤有点干。

“涂点护手霜呗?”

张佳乐凑了过去。

韩文清平静地看了张佳乐一眼。

“我拒绝任何加工制品。”

“衣服也是……”

张佳乐今天可能就是和全裸杠上了。

 

进入了火锅店的包间,张佳乐手里的衣服被拽走了。

林敬言没多久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点红。

可能是气得浑身通红。

就是房间里面被这光照得有点泛红。

“哎不行。”

张佳乐忽然想起了什么。“过会儿服务员还得进来呢,老林你这样不行啊,会被举报的。”

林敬言抄起了桌上的筷子。

服务员进来了。

“各位点餐吗。”

服务员笑着说道,非常官方。

就好像没看到餐桌布下微微发光的……地板?

是的。

林敬言还是选择了坐在桌子下面。

 

“老林,你考虑过解决你这个发光问题吗。”

服务员暂时出去了,张佳乐看着菜单磨着牙。

饿,很饿。

“羊上脑。”

张新杰刚想在菜单上打钩,就被张佳乐拦住了。

“那个,我不吃内脏。”

“……”

张新杰思考了一下。

“羊上脑不是脑子。”

“哦……给我来血呗,多来几份。”

张佳乐眼睛放光,牙也在放光。“我不挑种类的,鸡鸭血都行,有人——”

服务员进来了。

林敬言滑到桌子下面了。

“血……怎么烧菜吗?”

张佳乐笑得一脸纯良。

“请问各位饮料要……”

“红色的!”

“……西瓜烧酒。”

服务员一脸理解了的表情。

没多久,生肉上桌。

林敬言坐在餐桌下面,听着张佳乐催着服务员赶紧把菜上完。

这一刻,林敬言觉得张佳乐其实人还是可以的,晚上就不吓他了吧。

然后他又听到张新杰阻拦了张佳乐吃生血。

……哦。

“为啥要烫过啊,生吃才好吃啊。”

张佳乐咬着一根筷子嘟囔着。

——他不会用筷子。

菜上完了,林敬言终于坐回了位置上。

然后他看着张佳乐用一根筷子插起了煮熟的鸭血。

然后鸭血碎了。

再插鸭血。

又碎了。

“……”

张佳乐盯着碗里的鸭血。

然后把碎裂的鸭血往嘴里一倒。

哎。

还是新鲜的好啊。

张佳乐在心里感叹了一声。

 

“有找到工作吗。”

张新杰问张佳乐和林敬言。

林敬言没有回答。

张佳乐忽然举起了手。“我有个想法,我有个决定,我决定晚上去摆摊。”

摆摊?

“就摆摊去卖小吃啊。”

“你有食品安全许可吗?”

“……啊?”

张佳乐一脸懵逼。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张佳乐比划着,“就,我去摆摊,老林给我做电灯。你看外面那种,每个小摊不都有盏灯吗!”

林敬言想了想。

想起了那种小摊会有那种小灯泡。

就很想掐死张佳乐。


-TBC-

24 Dec 2017
 
评论(10)
 
热度(341)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