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双花】浴火重生

【一锅炖不下】总目录


秋天总是气候干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凉风裹挟着秋叶,打在往来的车窗上,发出轻微的沙沙声。

这是属于秋天的声音。

张佳乐把散乱的发丝拢在了脑后。他今天没有把头发扎起来,而是选择了任由头发散在肩上。

理由很简单。

张佳乐今天穿着裙子。

 

说真的,不是他非要穿裙子的。

他没有这个嗜好。

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最近来拜访他家的堂姐。

明明隔着一层,他俩的长相却意外地相似。

“乐乐。”

堂姐按着他的肩膀,“姐有件事儿拜托你。”

“咋?”

张佳乐抬起了头。

“今天不同的两个地方,有两个漫展,但是时间冲突。姐给你个任务,你帮我参加一个吧。”

“行啊。”

张佳乐点头。

“但是本来计划是去游场的,我衣服都准备好了,浪费太可惜了。所以。”

堂姐微笑。

“你代替我游场吧。“

“……啊?”

张佳乐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让我们省略当中过程。

简单来说,就是张佳乐被迫穿了一身裙子去参加漫展。

我们的堂姐大人没有告诉张佳乐可以过去再换。

也没有告诉张佳乐,带点衣服,回来之前把身上的换掉。

张佳乐就穿着裙子出门了。

——那种看上去仿佛能卡门的华丽裙子。

至于在漫展上被请求合照、差点被大学同学发现,也就都忽略不计了。

哦对,张佳乐是个健康向上的大学生。

如果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谁都能听出来是男生。

也许因为是男生所以……更加……有趣?

 

张佳乐把购物清单扔进了纸袋里,提起了两大纸袋。

“需要帮忙吗?”

有男生上前,殷勤地询问。

“不用。”

张佳乐回答,然后果不其然,看到了露出错乱表情的对方。

哼,自己认错性别怪我咯?

张佳乐灵活地跳上了公交车。

然后差点把自己的裙子踩下来。

他忽然觉得庆幸,张佳乐想起了堂姐曾经计划要给他穿汉服。

那种齐胸襦裙。

张佳乐想了一下,如果刚才他穿着那种裙子,然后踩到了裙摆……

裙子真的会被踩下来的吧。

然后就是……

张佳乐开始思考自己明明是男人,为什么要纠结裙子被踩下来的问题。

是路西法的力量吗?!

 

公交车准点驶出了站台。

张佳乐拿出手机,给堂姐发着消息,报告自己的成果。

例如没有抢到某太太的签售本,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会场的角落里面捡到了一口锅。

还有看到不错的海报,就扫了一整套。

“不愧是我的弟弟啊!”

堂姐大人非常满意。

并且叮嘱那口锅扔了就行了,不用带回来。

张佳乐刚想把手机收起来,就觉得好像闻到了可疑的味道。

“发动机!”

有人喊到。

“发动机冒烟了!”

 

公交车司机用力按着开门的按钮,但却只能够打开半扇门。

慌乱的人群试图将车门用蛮力打开,但是总是会有些耽搁。

汽油的味道。

张佳乐叹了口气,从车窗边拿起了小锤子。

按照车窗上的标记点,一锤子锤了下去。

首先是车窗的四个角,然后是中间。

张佳乐一手提着给堂姐买的周边,踩在座位上,一脚踹碎了剩余的玻璃。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大力出奇迹。

 

公交车停下来的地方挺巧的,附近就有个消防站。

喧闹起来的时候,消防员就听到响动,出来救援了。

孙哲平从车窗外看到了有人在敲车窗玻璃。

“你们去帮忙把车门打开!”

他对战友喊道,“我看着这里!里面人把车窗敲开了!”

话刚说完,有人就一脚踹开了车窗玻璃。

孙哲平没后退。与其害怕碎玻璃,不如关心里面出来的乘客会不会被车窗碎玻璃伤到。

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女生,穿着华丽到不科学加不限时的洛可可风长裙。

似乎准备跳出来。

孙哲平下意识地展开了手臂。

 

张佳乐在准备往外跳之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家性命。

这点高度不算什么。

他庆幸自己没听堂姐的,穿了运动鞋。

摆在他面前的主要难题是如何保证周边的安全。

张佳乐不想被堂姐打死。

他把周边纸袋跨在了肩上,然后提着裙摆。

毅然决然地从车窗跳了出去。

张佳乐没看外面的情况。

不知道外面站着个人。

但是他很快就知道了。

 

那女生低头,把纸袋跨在了肩上。

都这种情况了,还不忘今天买的东西?

孙哲平觉得有点好笑,刚想向那人喊,让她把东西放下。

那女生就干脆利索到过分地,直接从车里头越过车窗跳出来了!

她拢起了裙摆,仿佛踏破灾厄的女神,坚定而无所畏惧。

让孙哲平都觉得有点耀眼。

“等——”

 

“嗯?”

张佳乐发现自己脚下不是坚硬的地面。

又不是跳楼,怎么还有软垫呢?

他又多踩了几脚。

直到有人紧紧攥住了他的脚踝。

“哇!”

张佳乐吓得往旁边一跳,这才看到了躺在地上的消防员同志。

“哇……”

他又喊了一声,把消防员同志从地上抓了起来,“大兄弟你醒醒!你可别死啊!”

 

孙哲平倒在地上,其实没摔疼。

就是一口气堵在喉咙口,险些没缓过来。

就像从椅子上翻下去,会摔岔气一样。

踩在自己身上的家伙不知为什么,还多踩了几脚。

我不是地毯。

孙哲平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脚踝。

等下,我这不是伸到人家姑娘的裙子下面了吗?!

“大兄弟你醒醒!你可别死啊!”

“姑娘”把他抓了起来,死命晃着孙哲平的肩膀,一开口就是非常明显的男声。

难道摔岔气会影响听觉吗?

孙哲平一时还没缓过来。

张佳乐把他拖到了安全地带,弯下腰琢磨着孙哲平到底是死是活。

然后孙哲平看到了张佳乐的喉结。

……啊。

孙哲平觉得好像有什么破碎了。


-END-


emmmmm……写得有点乱七八糟的。


为什么起浴火重生这个题目呢。

重生的是孙哲平的三观啊。

好了我继续去刷FGO了。


啊本文还有后续的↓

【全职/双花】绝处逢生 ←点这里

       ↑我期的后续hhhh

21 Oct 2017
 
评论(17)
 
热度(352)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