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看到了一个脑子通黑洞的神经病。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双花/韩张/林方/方王/高乔/喻黄,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竭尽全力撰写有深度的作品,拒绝快餐文学。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霸图】Sanguine -3-

【全职/霸图】Sanguine 目录


第三章

张新杰打开了一份文件夹,看着里面的面试题目。

最后又把文件夹合上了。

“有不良行为记录吗?”

张佳乐一愣。

“什么叫不良行为记录?”

“不良行为一般是泛指一切违反社会规范的行为,包括违反一般生活准则的行为,违反社会生活、学习、劳动纪律、企业管理等公共道德规范的行为,违反法律规范的行为和犯罪行为。”

张佳乐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我是个好血族,真的,身家清白,和钱包一样。”

“有工作吗。”

张新杰接着问。

“没有……”

张佳乐觉得自己更加渺小了。“我……我刚到这里,我会去找工作的!!“

“收容所提供吃住,但是要交住宿费。交三押一。“

张新杰拿出了一张住宿条例,放在了张佳乐面前。

“稍后我拿合同来,你确认过合同条款之后和我们签约。”

张佳乐快哭了。

“我们可以非人类一点吗??为什么还要签合同??订个契约不就行了吗?”

张新杰推了一下眼镜。

“异类的契约,不能作为开庭的证据。”

 

韩文清坐在网吧前台,看了眼偷偷摸摸进来的一群孩子。

“老板,上网。”

孩子们说道。

“身份证。”

韩文清板着脸回答道。

“老板,我们身份证没带,借几张身份证呗。”

“不行。”

韩文清干脆地回绝了这些孩子的请求,“未成年禁止入内,好好看看门口的标牌。”

“老板——”

那孩子上前一步,用力一拍桌,刚想说什么。

韩文清站了起来。

低头看着这些孩子。

孩子们落荒而逃。

韩文清喝了口水,坐了下来。

“你好,打扰一下。”

客人的口气非常客气。“请问这里是霸图……异类收容所吗。”

韩文清再一次抬头。

眼前这人特别奇怪,披着一人高的披风,把他整个人都遮了起来。

可是现在是夏天。

这让这个人看起来非常非主流。

和中二少年一样,披着个披风耍酷。

韩文清想起了以前住在隔壁的那个小姑娘,喜欢披着毯子、穿着家长的高跟鞋,然后在阳台凹造型。

还喜欢唱“Let it go”。

“是。”

韩文清没忘记对方问的是什么。

“你好,我叫林敬言。”

客人回答道。

“我是个……”

他伸出手来,放在了柜台上。

“开了光的鬼。”

 

韩文清看着林敬言的手。

这手,在微微发着白色的光芒。

韩文清觉得林敬言对自己的描述没有错。

除了开过光的鬼,应该没有其他鬼会发光。

“有什么事情。”

韩文清问道。

“我收到了广告,说你们这里可以收容异类。我之前打过电话来的。“

韩文清想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他站起身,点了点头。

“言飞,带去找新杰。”

正在给客人送水的白言飞扭过头来,点了点头。

 

在离开了人类的视线之后,林敬言摘下了披风的兜帽。

虽然是鬼,感觉不到温度,但是林敬言还是觉得被披风闷得快中暑了。

最明显的表示就是他身上的光在闪。

“……前辈你是交流电吗。“

白言飞问道。

“我不是皮卡丘。”

林敬言平静地回答,“不会十万伏特。”

“那你是快没电的奥特曼?”

“我也不会打小怪兽。“

林敬言瞅了眼白言飞。“你是什么种族的?”

“我是大风。“

白言飞回答道。

林敬言看了眼窗外。

“……问君何不同风起?”

“我不上天。“

白言飞果断地回绝。

 

在了解了张佳乐的喜好之后,张新杰给张佳乐安排了向阴的房间。

一年四季不会有丝毫阳光出现的那种房间。

张佳乐觉得这是天堂。

不对,如果这是天堂,才比较可怕吧。

嗯,张佳乐觉得这里是坟墓,特别好。

他脱下了身上的床单,只穿着里面的麻制丘尼卡。里面丘尼卡从出水到现在都是湿的,导致外面的床单也湿了。

洗了还人吧。

张佳乐想着,到浴室里把床单和丘尼卡都脱了。

——基本的使用,张新杰已经说过了,墙上也贴有使用指南。

虽然张佳乐不是很看得懂,但是简体字猜个七七八八,也就差不多了。

他拍了拍浴室里的洗衣机,在思考洗衣机里可不可以泡澡。

然后一个闪频的半身像透过墙壁,出现在了张佳乐面前。

就那种,仿佛卡在墙上的半身雕塑。

这个人抬起头,向张佳乐挥手打了个招呼。

在发现张佳乐没穿啥之后,揉了揉鼻子。

“不打扰你了。“

那人说着,钻了回去。

张佳乐愣了很久。

然后一声不吭地晕过去了。

“啊对了,我问你屋里的洗衣机怎么……”

林敬言又半个身体穿过墙壁,想问张佳乐屋里的洗衣机的插座在哪里。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晕过去的张佳乐。

孤苦、凄清,又无助。

 

好像忘记说了。

张佳乐是个怕鬼的血族。


-TBC-

24 Aug 2017
 
评论(24)
 
热度(294)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