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看到了一个脑子通黑洞的神经病。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双花/韩张/林方/方王/高乔/喻黄,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竭尽全力撰写有深度的作品,拒绝快餐文学。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双花/孙哲平性转】待你长发及腰

食用指南:

-请一定注意,本文为孙哲平一日性转

-孙哲平一日性转

-孙哲平一日性转

-孙哲平一日性转

-戳雷点勿看

-纯属和夜雨 @张佳乐你为什么不扎双马尾 发疯的结果

-商业互吹啊来啊夜雨

 

【1】

事情的起因特别简单。

孙哲平一早醒过来,发现自己好像不太对。

不好意思,是很不对。

他坐了起来,先揉了揉眼睛。

头发有点扎眼睛。

……头发?扎眼睛??

孙哲平拽了拽自己的头发,发现自己好好的板寸,变成了长发。

用某广告的形容词来说就是。

乌黑。浓密。

头发duang~的。

孙哲平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刚想下床,忽然觉得胸口的衣服有些紧绷。

——孙哲平有一句铁镍钼合金不得不说。

”大孙!起来没啊!说好今天——“

张佳乐推开了房门。

然后看到了一个高挑的、窈窕的背影。

”……“

张佳乐傻呆呆地看着房间里面的人,还没完全开机的脑子努力在启动着,并且竭尽全力处理这些内容。

这是孙哲平的房间吧?

他往后退了一步,看了看房间号。

没错啊,孙哲平的房间啊。

然后张佳乐小心翼翼地进了房间。

”那个,这位小姐……?“

”关门。“

”这位小姐“果断地说道。

张佳乐一脸懵逼地反手关门。

”这位小姐“转身,看向张佳乐。

”张佳乐。“

他(她)说。

”我是孙哲平。“

 

【2】

张佳乐觉得自己幻听了。

他挠了挠耳朵。

”那个,麻烦您……重说一遍?“

”我是孙哲平。“

”再来一遍?“

”你以为我是天线宝宝?“

张佳乐点头。”好吧,你确实是孙哲平。不,你不可能是孙哲平!你不要想欺骗我!“

他拍着桌子。

”百花的队长!百花的狂战士!明明是爷们儿!纯的!“

”闭嘴。“

孙哲平烦恼地挠乱了自己的长发。”我也不知道咋回事儿,反正就……别瞎嚷嚷,吵死了。“

哦。

张佳乐乖乖闭嘴,眼睛滴溜溜地打量着孙哲平。

”你真不是孙哲平的姐姐或者妹妹?“

”我就是孙哲平,百花的队长,张佳乐你先别说话。“

孙哲平越发恼火,坐回了床上。

张佳乐瞅着孙哲平。

虽说变成了女的,但是还是个一米八???的高个美女,黑色长发还挺好看,就是……穿着背心和大裤衩……

不忍直视。你有多爱张杰  ←我只是手太快打错了!

张佳乐瞟了眼孙哲平的胸,赶紧移开了视线。

有点小害羞。

不过这张脸确实是孙哲平的,张佳乐看出来了,明显就是孙哲平的脸嘛!

孙哲平,性别女,身高183,胸围……看不出来。

“大孙你胸围多少啊。”

在张佳乐注意到之前,他已经先问出来了。

孙哲平一脸懵逼地看着张佳乐,看着张佳乐无辜的眼神。

有点想一拳打在张佳乐脸上。

 

【3】

床头的闹钟响了起来,提醒孙哲平和张佳乐,已经到训练时间了。

孙哲平在心里叹了口气,站了起来。

“先去训练。”他需要一件内衣 ←这个梗留到后面

说着,他打开衣橱,拿出了百花的队服,就要脱下背心。

“哇!!”

张佳乐捂住了眼睛。“孙哲平你能不能别在我面前脱?还有你拉窗帘了吗?!”

孙哲平脱到一半的手停了下来,看着张佳乐想了会儿。

“为什么。”

他问。

张佳乐略微展开手指,透过手指缝看着孙哲平,“你看看你自己胸口!那是能随便给人看的吗?”

嗯?

孙哲平低头看了看胸。

一眼居然没有看到脚背。

“……”

孙哲平想来想去。

“张佳乐,对着门站。就面壁的姿势。对,昨天你被罚的那个姿势。”

张佳乐对着门板站好,还趴在了门上。

“你换好告诉我啊。” 

张佳乐对着门说道。

孙哲平闭着眼睛换好衣服,然后清了清嗓子。

“行了,转头吧。”

张佳乐缓慢地转过身去,然后看了眼孙哲平。

本来正好的百花队服短袖上衣现在有点卡胸,长裤还有些往下掉,孙哲平正低着头调整腰围。

“那个,大孙。”

张佳乐贴着门板,颤颤巍巍地说道。

“你没内衣吗?” 

孙哲平抬起头。

一脸“你仿佛是个智障”的表情。

 

【4】

孙哲平是个男的,一米八,正经汉子。

房间里什么都会有,但是女式内衣是断然不会有的。

“不是有那种……男式内衣吗……”

张佳乐继续贴在门板上,在胸口比划了一下,“就……算了我不说了。”

孙哲平脚踩拖鞋就准备出门,但还是被张佳乐拖住了。

“等下,你这真不能出门,都露……露……露点了!”

张佳乐自己都觉得说不下去,打开孙哲平的衣橱,拿出一件外套来罩在了孙哲平的脸上。

“穿件外套,你蠢不蠢!”

他说道,然后把门打开了一道缝。

“我去拿梳子和头绳来,给你把头发扎一下。”

张佳乐看孙哲平穿外套时候的表情,就好像和头发有仇一样。

他觉得,还是给孙哲平把头发扎一下吧。

 

张佳乐出屋,孙哲平套上了外套。

头发险些卷在拉链里,孙哲平越发觉得烦躁。

拉链拉到胸口的时候,他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碰到自己的胸。

然后孙哲平戳了戳胸。

……软的。

“大孙!我进来啦。”

张佳乐喊道,推开了门。

孙哲平赶紧放下手,平静地回头看他。

张佳乐手里拿着一把梳子,牛角梳,另只手拿着一把头绳。都是那种黑色的头绳,手腕上还串着头花。

孙哲平:……???

“张佳乐,那些头花是干什么的?”

“给你扎头发啊。”

张佳乐说道,指了指床。

“孙哲平,坐床上,你太高了。”

孙哲平将信将疑地坐在床边,而张佳乐爬上了床,跪在孙哲平身后给他梳头发。

“哇,我都不知道大孙你居然还是天然卷哦?” 

张佳乐说着,梳理着孙哲平的黑色长发。

梳好头发,张佳乐给孙哲平扎了个高马尾。

然后又盘了个丸子头。

后来发现丸子头太大可能是个包子头,就又把头发拆了。

然后想换个半扎丸子头。

接着又觉得不好看。

再——

“张佳乐,限你五分钟梳好。”

孙哲平的忍耐到极限了。

张佳乐撇了撇嘴,回到了最初的设计,给孙哲平梳了个高马尾。

“好了!呜哇——”

因为床有点软,张佳乐刚想站起来,一下子没稳住身形,直接扑在了孙哲平的背上。

张佳乐下意识地抱住孙哲平的脖子想重新找回重心。

然后手碰到了孙哲平的胸。

软的。

张佳乐下意识地戳了戳。

孙哲平死死抓住了张佳乐的手。

“张。”

“佳。”

“乐。”

 

【5】

张佳乐出现在战队训练室的时候,眼睛有点红。

好像刚被说了一顿,还有点委屈。

他一声不吭地坐在了自己的位置,打开了训练程序。

孙哲平跟在他后面进了训练室,一脸坦然地坐在了队长的位置上,也就是在张佳乐隔壁。

张伟目瞪口呆地看着孙哲平。

卧槽,美女啊。

“副队!”

张佳乐的QQ疯狂作响。

“这是你女朋友??”

“这是你们大爷。”

张佳乐咬牙切齿地回复。

孙哲平瞥了眼张佳乐的屏幕,敲了敲桌子。

“专心训练,谁允许你们用QQ了?”

“卧槽卧槽!副队这到底是谁!”

张佳乐果断地关掉了QQ程序,埋头训练。

这是谁?

这是你们队长!傻子!

 

训练结束之后,孙哲平第一个站了起来。

“美女,请问你是……”

老实人张伟被推出来提问。

“我是谁,你还不认识吗?”

孙哲平看了眼张佳乐。

“对吧,张佳乐。”

“是的,孙哲萍小、姐。”

张佳乐说道,也跟着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

“下午复盘。”

孙哲平宣布道,然后就走了出去。

张佳乐刚想跟出去,就被队员死死拽住。

“副队。”

“你不说清楚。”

“今天别想出这个门。”

“你问我我问谁!”

张佳乐指着门外,“你问孙哲平!怎么忽然就变成女的了!一大清早的!”

嗯??

“副队,我问个小问题。”

队员问道。

“队长是不是……没穿内衣。”

张佳乐一巴掌拍在了队员的脑袋上。

“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再想这些,我就削你,记住没!”

“张佳乐。”

孙哲平在外头喊道。

“吃不吃午饭了?再不去鸡块就没了。”

“来了来了!”

张佳乐赶紧跟了出去。

 

【6】

咬着爱心形状的鸡块,张佳乐瞅着孙哲平。

“你这一点都不科学,挺魔法的。”

他说。“你要是之后一直都是女的了,怎么办啊?”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儿。

“一直都是女的。”

他重复道,然后想着怎么办。

最后变成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没什么大不了的,横竖都是过。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还是孙哲平。”

“百花的队长。”

“我的搭档!”

张佳乐咽下了鸡块,开心地说道。

“别怕!不就是变成女的了吗,到时候我们就说……就说……”

张佳乐想了很久。

“不行啊大孙,我想不出来啊,我想不出来怎么解释啊。可能是谁的魔法吧。”

啊好绝望。

“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我就是孙哲平。”

孙哲平从张佳乐的餐盘里夹走了一块鸡块。

“我还是会带着百花成为冠军的。”

“对,没错。这才是我的孙……我们的队长!”

张佳乐开心地笑着,然后迅速变脸。

“孙哲平,你把我的鸡块放下。”

“杀人不过头点地,但是你不许动我的鸡块。”

 

和往常没什么两样的一天过去了。

——除了百花的队长变成了性别女之外。

张佳乐洗完澡,算着今天晚上玩什么游戏。

“张佳乐。”

孙哲平打开房门,对他说道。

“你过会儿到我房间来一下。”

“啊?我不去。”

张佳乐坚决地说道,“男女授受不亲。”

“张佳乐,你过会儿到我房间,来一下。”

“我——”

“我不说第三遍。”

“哦……”

张佳乐抱着胳膊,觉得自己特别危险。

但是怎么办呢。

还是得去呀,对不对。

 

【7】

孙哲平睁开了眼。

他略有些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孙哲平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摸了摸脑袋。

嗯。板寸。

第二件事是摸了摸胸口。

嗯,胸肌,不是脂肪。

第三件事是拍醒了还睡得昏天黑地的张佳乐。

“你赶紧起来。”

他对张佳乐说道。

“我特么昨天有没有变成女的。”

“去你的变成女的,孙哲平你给老子闭嘴。”

张佳乐嘟囔道,然后一把卷走了床上的被子,把自己裹成了活寿司。

孙哲平放心地舒了口气。

然后找了一根绳子。

把张佳乐系在了被子里。

 

你就这么呆着吧。

张佳乐。


-END-


15 Aug 2017
 
评论(26)
 
热度(443)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