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你看到了一个脑子通黑洞的神经病。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双花/韩张/林方/方王/高乔/喻黄,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竭尽全力撰写有深度的作品,拒绝快餐文学。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双花】Bésame

夜深了。

年轻男人偶然间看到了一间酒吧。

他看了眼时间。

18:58。

时间应该差不多吧。

他想着,伸手就要去推门。

然后一个服/务员顶着门,没让他进来。

“还差两分钟开店。”

服/务员平静地说道。

“不到七点,不让进。”

“就两分钟。”

“没到七点。”

服/务员看着手表。“不让进。”


19:00整。

年轻男人带着些怨气进了酒吧。

酒吧刚开业,除了他再没有其他客人了。

他坐在了吧台旁边,一抬头看到了酒保那张正气凛然的脸。

……我可能进错了店。

年轻男人心里想着,然后对酒保说道。

“一杯Mojito。”

酒保抬起了头。

“不是莫吉托。”

酒保严肃地说道。“是Mo,hi,to。”

我可以出去吗?

年轻男人颤/抖着手,往嘴里塞了一把花生。


“客人您好,您的烤鸡翅。”

带着眼镜的服/务员端上了烤鸡翅,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年轻男人一瞬间以为自己在什么西餐厅。

毕竟这么文静、和善的服/务员在酒吧里。

挺奇怪的。

“老林!我的麦好像不好使。”

一个扎着小辫的年轻人说道。“还有,给我把正面的位置留着。”

“今天孙哲平要来?”

“是啊。”

张/佳乐拿着话筒,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大孙要来。”


这间酒吧不大,来往的多半都是熟人。

熟客都知道,这里的主唱是个扎着小辫的年轻人,叫张/佳乐。

他们也都知道,经常会有个人来听他唱歌,这个人总是会西装革履地坐在主唱的面前,点一杯简简单单的冰红茶,听张/佳乐唱歌。

“这是你的谁啊?”

有人调笑道。

张/佳乐总是会开心地笑起来。

然后说。

“是我男朋友呀。”


年轻男人坐在吧台旁边,有半分微醺。

“你们这儿的主唱长得挺好看。”

他拽着收拾餐具的林敬言说道。“能点歌么?”

“客人您想要听什么歌?我们的主唱会根据心情,选择唱不唱。”

林敬言收拾好了隔壁桌的碟杯,回答道。

“法语歌行么?”

林敬言停顿了一下。

“我去问问。”

他对年轻男人说道,然后走到了主唱身边。

“我想唱霸图的汉子。”

张/佳乐和张新杰在讨论要唱什么。

“不行。”

张新杰断然反/对。

“客人问可不可以唱法语歌。”

林敬言走了过来,说道。

法语歌……

“行。”

张/佳乐点头。


一首淡淡的Jardin D'hiver在酒吧里面回荡。


我想在草地上午餐

像沿著明净的海湾

张着双眼拥/吻你

在我的冬日暖房里

孙哲平一进入酒吧,就看到了张/佳乐。

在昏黄的灯光下,张/佳乐靠在高脚凳上,修/长的双/腿伸直、交叉,唱着温柔的法语小调。

碎发散落在脸颊旁边,在灯光下仿佛散发着焦糖的光芒。

还未沾酒,孙哲平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醉了。

他走到张/佳乐面前,在自己的专座坐了下来。

此刻是晚上八点半。

正是人最多的时候。


说是酒吧的主唱,其实张/佳乐也不会唱一个晚上。

最开始人少的时候,张/佳乐会唱些慵懒的歌。

等过了十一点,酒吧就会变成夜/总/会,他唱歌的地方也会收拾做Dancing Pool,张/佳乐也就不用和嘈杂的背景音乐争抢存在感了。

所以在十一点之前,酒吧的人一般都不算太多。

“来点什么?”

林敬言对孙哲平也不陌生,来到他身边开口问道。

“One shot,ice cream。”

孙哲平回答道,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张/佳乐。

“我给你唱首歌吧,我新学的。”

张/佳乐说道,和DJ说了一下。

“又是法语歌?你最近要进军法语歌?”孙哲平微微挑/起眉。

“没啊。”

张/佳乐笑着回答,“你先听嘛。”



在香榭丽舍大街

不管什么天气 不管什么时候

就在这 香榭丽舍大街 有你想要的一切的

昨晚还是互不相识 然而今早就一起漫步了

两个相爱的人 漫漫长夜里都是冒冒失失的

孙哲平安静地听着张/佳乐唱歌,觉得每一首都是情歌。

“下个月就去吧。”

他对张/佳乐说道,“我们去巴黎。”

“真的吗?”

张/佳乐兴/奋地睁大了眼睛。“我想去协和广/场喂鸽子!”

孙哲平沉默了一下。

“鸽子不吃/人肉。”

“切歌。”

张/佳乐对DJ说道,“我要唱爱情买卖。”


时间接近十点半点,张/佳乐准备唱最后一首歌了。

“想给你唱好久了。”

张/佳乐对孙哲平说道。

他的眼中只有孙哲平。

孙哲平也只看着他。



吻我,深深地吻我吧

就好像今/晚是最后一夜

吻我,深深地吻我吧

我好怕今夜之后就会失去你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

歌声结束。

DJ自动接着播放之后的歌,而张/佳乐则走了下来。

仿佛按了播放键,酒吧之中的人来到了舞池之中。

嘈杂和纷乱的人群之中,孙哲平拉着张/佳乐的手臂。

“唱给我听的?”

孙哲平贴着张/佳乐,对他说。“最后的歌。”

“是啊。”

张/佳乐凝视着眼前的人,微微眯了眯眼。“有什么想说的?”

孙哲平环住了张/佳乐的腰,视线扫过了张/佳乐的嘴唇。

然后深深地吻了下去。


吻我,深深地吻我吧

就好像今/晚是最后一夜

 

下面是车。

但是,明天才会有。


-TBC-

都别拦着我,我今天要完全民K歌,车还没写!但是后面就是!

我明天再写!!

关于歌:

Jardin D'hiver

Les Champs-Elysees

Besame Mucho

06 Aug 2017
 
评论(54)
 
热度(203)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