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青鬼】霸图鬼【91-95】

【霸图鬼】目录


【91】

这是一间茶室。

张新杰皱了皱眉。

为什么这个偏向于欧式的宅子里,会有茶室?

而且这茶室里,弥漫着一股酒香。

这不合乎逻辑。

不过逻辑……

张新杰在心里摇了摇头。早就不存在了,从进入这个宅子、却出不去开始,逻辑就不存在了。

茶几上放着一整套茶具。

林敬言看了看茶具,有些惊讶。

“里面有水,不是干的。”

他说。“但是也不是水,是酒。”

“酒?”

张佳乐上前去闻了闻杯子。

“闻着像酒精。”

搞得和医院似的。

“会不会着啊。”

张佳乐嘟囔着,拽着林敬言往后退了几步。“怪吓人的。”

“怕什么酒精?没火不就行了。”

林敬言虽然这么说道,但是也有点心慌,也就没有再上前。

“打火机。”

韩文清忽然开口说道,居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打火机。

宋奇英伸出手,抓住了韩文清的手臂。

“队长。”

他说。

“打火机给我可以吗?”

 

【92】

韩文清沉默地看了一眼宋奇英。

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打火机塞在了宋奇英手里。

“队长,你抽烟了?”

张新杰扭头看向韩文清。

“不抽。只是带着。”

韩文清回答道,走向了房间的角落。他就站在角落里,也不多说什么。

“老韩虽然话不多,但是话也太少了吧。”

张佳乐和林敬言小声说道。

林敬言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他拍了拍茶几旁边的坐垫,手一停顿。

“里面有东西。”

林敬言说道,捏了捏坐垫。“对,好像是本本子。”

张佳乐仔细看了看坐垫,指向坐垫的一个角落。“这里是后来再缝上的,针脚不一样。”

张新杰上前,点了点头。

“我们把坐垫想办法打开。”

 

【93】

说是要打开,可是他们手上也没有利器。

“总不能用狼眼手电,把坐垫直接对穿吧。”

张佳乐说道,看了眼张新杰。

发现张新杰真的拿着狼眼手电,在思考着什么。

“不是吧,真的要……”

张新杰摸了摸狼眼手电,摇头。

“不够锋利,还不如撕开。”

“撕开?!你以为手撕鸡呢?!”

张佳乐捏着坐垫,在手上晃啊晃。

忽然他的手停了下来。

“发卡行么?”

张佳乐问道,从脑袋上摘下一个发卡。

细长的那种最简单的发卡。

最近头发有点长,还没去剪,就先用发卡凑合一下了。

“试试看。”

林敬言接过了发卡,捏着。

“老林。”

张佳乐忽然说道。

“看着你我忽然想起了容嬷嬷。”

“在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扎你之前。”

林敬言说道。“张佳乐,别说话。”

 

【94】

发卡本来也不是什么锋利的玩意儿。

否则往脑袋上带这玩意儿的恐怕就是头戴凶器。

林敬言挑出了线头,尝试了一会儿之后终于挑断了一根线。

“缝这东西的人,手艺不行,力气倒是不小。”

林敬言说着,逐步把线全都拆了开来。

坐垫被打开,里面正是一本本子。

挺老式的本子样式,感觉好像能有十年的历史。

本子被交到了张新杰手上。

张新杰打开了本子。

他看到的第一行便是——

这个房子是出不去的。

 

【95】

本子里记录的是四个孩子的故事。

四个孩子一时兴起,来到这个宅子里面来冒险。

写下这本本子的是这四个孩子其中的一个,是他经历的故事。

“我看着他们死了一次又一次。但是我找不到救他们的办法。”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出去的可能,也许有,也许没有。”

“但是我不会放弃。”

张新杰迅速翻了几页,筛去了无意义的记录。

“我放弃重来了。”

“一次一次的重来,带来的只是一次一次的重复死亡而已。”

“如果出去是不可能的,何必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呢?”

“有个声音一直在诱惑我,告诉我只要我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我不会放弃。”

“如果我都死了。谁还来记得他们?”

“我不会死。”

张新杰抬起头来看向所有人。

“重来?”

他说道,皱起了眉。“为什么说,可以重来?”


-TBC-

31 Jul 2017
 
评论(44)
 
热度(377)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