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

气死张新杰

十年霸图,一如既往。

别喊老师别喊太太,叫我锅!

全职/张佳乐/双花/叶修/霸图四小魔仙

cp杂食

主写张佳乐&双花&霸图,偶尔全员一个都不放过。

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谢谢配合。

头像感谢俟桑,你永远是我的小天使!!
 
 

【全职/青鬼】霸图鬼【26-30】

-我的进展是不是太慢了!

-我家姑娘的兴欣鬼都死了四个了!


【26】

“这宅子,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前辈,有些事情我还不能告诉你。但是请你相信我。”

宋奇英严肃地对林敬言说道。

“相信?我为什么不相信你?”

林敬言笑着摇了摇头,“你可是……”

“无所谓身份。前辈,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林敬言愣了一下。

“……小宋,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宋奇英的双手缓缓握成拳,轻微颤抖着。

“谁都会成长的。”

“现在。”

宋奇英深吸了口气。“我们去找张佳乐前辈,一直都保持在一起,好吗?”

“老韩不在的时候,你说了算。”

宋奇英脸色略微一变,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走吧。”

“哦对了。”

林敬言又问道。“你进房间的时候有看到……镜子……吗?”

咦?镜子呢?

“镜子?”

林敬言在面前比划了一下。“落地穿衣镜,很大一个。”

宋奇英摇头。

“这是个空房间。可能是我进来的时候,碰了什么机关。”

“机关?”

宋奇英走到了对面的墙壁那儿。那面墙壁有约莫一米五宽的墙面,和其他的墙面的颜色不一样。

“这就是出去的门?”

“这里出去。”

 

【27】

从那隐藏房走出来又是一段楼梯,但是林敬言感觉这楼梯比之前的短很多。

是因为不是一个人在走吗?

楼梯的尽头又是墙壁,林敬言拍了拍墙壁,却没有能够打开墙壁。

“这里不是门吗?”

林敬言奇怪地回头问道。

“前辈,抬头。”

林敬言抬起头。

看到了能够活动的金属板。

他有点尴尬地笑了。

 

推开金属板,林敬言看到了隐约的光亮。

“前辈,小心头。”

“啊?”

林敬言一边往上爬,一边低下头看着宋奇英。

嗙。

然后林敬言就撞到头了。

“啊……嘶……上面是什么啊。”

“床板。”

宋奇英似乎叹了口气。

 

【28】

那床还算高,林敬言不至于被卡在床下面。

他爬出了床,发现这是一间很普通的房间。

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就一张床,一个电视机,还有一个衣橱。

“这是什么房间?”

“就是一间房间。”

宋奇英说道,随后推开了房门。

“哎呀你松手,我要追不上大孙了啦!”

林敬言一愣。

张佳乐?

大孙?

张佳乐都开始说胡话了?还是孙哲平还活着?

卧槽?

那……方锐呢?

林敬言立刻追了出去。

“前辈!”

宋奇英赶紧追了上去。

 

【29】

房门外面是一条长廊,有些昏暗,但是不至于看不清路。

除了方才那一句话,林敬言没有再听到张佳乐的声音。

他只好沿着走廊往前走,寄希望于张佳乐没有拐去奇怪的地方。

宋奇英就跟在他身后,这让林敬言放心了点。

“小宋,这里是几楼啊?”

“三楼。”

“……小宋你知道的很多啊……”

宋奇英保持了沉默。

渐渐地,林敬言又听到了前方传来了对话的声音。

“大孙怎么会不理我呢?”

“你是不是发烧了。脑子不太清醒。”

林敬言猛地停住了。

这是……

“这是我的声音吧?”

林敬言拽了拽宋奇英,“是我的……吧……?”

他回头看了眼宋奇英,发现对方的脸色相当差。

“小宋?”

宋奇英抬头看了眼林敬言。

眼中的怀疑让林敬言背后一凉。

“你这是……”

宋奇英错开了头,没有再去看林敬言。

这都是怎么回事儿啊?

 

【30】

林敬言深吸了口气,决定先不去问宋奇英。

他往前走出了走廊,来到了三楼的围栏处。

然后他看到,张佳乐背后就是围栏的空缺口,而张佳乐的面前是一个黑影。

——只是一个黑影。

就好像影子一样。

林敬言愣住了,想提醒张佳乐。

却仿佛被掐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呼吸都有点困难。

张佳乐看了看眼前的黑影,看了看林敬言。

瞪大了眼睛。

察觉到了张佳乐的变化,那黑影好像冷哼了一声。

一用力。

把张佳乐推了下去。

“张佳乐!!!”

林敬言想要上前,那黑影却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就和林敬言脸贴着脸。

林敬言顿时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还有些反胃。

那黑影只有个隐约的人形,仿佛在变幻。

变成了林敬言的模样。

变成了张佳乐的模样。

宋奇英一拉林敬言的手臂,转身就跑。

那孩子的手在颤抖,铁钳一般死死拽着林敬言,不敢松手。

 

欲使其灭亡。

必先使其。

疯狂。


-TBC-

09 Jul 2017
 
评论(48)
 
热度(413)
© 一锅炖不下 | Powered by LOFTER